废土新生 第五十七章 攻守易形,优势在我!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info
    事情的走向开始不受鬼面狐的控制了。

    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已经跟着姜律骑上了能随地大小变的黄秀娥,开始在地图上四处扫荡起来了。

    按照姜律的说法,黄秀娥的嗅觉很灵敏,只要是在一公里的范围内,就能发现其他驱魔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现在是他们在暗,其他队伍在明,攻守易形了!

    揪着黄秀娥变大后身上坚硬而厚实的鬃毛,鬼面狐感觉有些梦幻。

    对抗灵域是这么玩的吗?

    哪有人放着任务目标不管,先满地图找人杀的啊?

    正常人不都会选择避战吗,黑暗森林法则什么时候不成立了?

    鬼面狐神情呆滞地坐在黄秀娥身上,犹豫着要不要再尝试阻止一下姜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的姜律突然拿出左轮,转动了一下滚轮,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,然后又取出匕首,不知从哪又掏出鬼面狐布置陷阱的时候用到的毒液。

    “新手玩枪,高手玩刀。”

    背对着鬼面狐,姜律低着头认真地把毒液抹到刀刃上,诡异地笑着: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就刀刀烈火了...呵呵。”

    还是不尝试了...鬼面狐觉得有时候或许也应该适当地相信一下自己的队友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鬼面狐别无选择,干脆全心投入,出谋划策起来。

    “发现其他队伍的人千万不能贸然行事,得小心有人已经拿到了圣器,这样黄...黄秀娥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姜律淡定地道:“我不是冲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听听看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黄秀娥动起手来肯定会闹出大动静的,在地图上只剩下两支队伍之前,我会非常收敛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这么不信呢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瀑布。

    两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修女服,浑身鲜血的女人从隐藏在瀑布后的魔物巢穴中疲惫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们的长相十分相似,身材也同样高挑。

    区别只是其中一人看起来更年长,具有成熟的韵味,另一人则更加青涩一些。

    进入灵域后替换的装束对她们来说似乎有些不大合身,大腿处的吊带勒得紧紧的,领口上的扣子也在战斗中被撑坏了几颗。

    青涩的年轻女人将染血的短剑浸入潭水中熟练地开始清洗。

    另一人则找了块石头坐下休整,取出地图研究起来:

    “第二条线索已经到手了,这个半区的邪灵大概就是在沼泽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呲!

    年轻女人将洗好的剑剑插进泥地里,满脸嫌弃地扯了扯衣领。

    “这些矮人地精真是恶心死了,把我的衣服都弄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换成你自己的衣服。”成熟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才不要呢。”年轻女人嘟囔着坐到了对方身边:“我那可都是高品质的服饰,值钱得很,被弄坏就不值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起来,这次的难度确实有些偏大了,光是普通的魔物就这么难对付,谁知道邪灵会有多恐怖。”成熟女人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无所谓,有了圣器三两下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人倒不太在意这一点,比起这个她更担心其他队伍的进度。

    “我们占了技能的便宜,能快速清除魔物,但其他队伍再慢应当也慢不到哪去,差不多也已经开始着手第二条线索了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等我们开始对付邪灵的时候,他们应当才集齐了三条线索,遥遥领先是肯定的,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会遇到上次那种疯子,就等着其他人开始超度之后奔着祭坛来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话题,两人都是一阵反胃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曾经是这种自爆玩法的受害者,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,可以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    不过成熟女人安慰道:“不会的,那个人已经被挂到论坛上了,这次进来之前我研究过,确定他进入了其他灵域才开始匹配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么?”

    年轻女人心里想着‘那就好’,但嘴巴上却不服气地道:“算他运气好,不然要是再碰上我们,我高低得教教他做人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成熟女人看着她无奈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作为多年的队友,她如何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,嘴硬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继续去下一个魔物巢穴吧,这次我们一定要拿到第一名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两人起身,打算继续行动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成熟女人目光一凛,旋即满脸冷色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里?!”

    瀑布另一侧的密林中,先后走出来两个身着猎人装束的男人。

    正是姜律和鬼面狐。

    “伪装失败了么...真是敏感呐。”姜律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音量轻笑着自嘲道。

    鬼面狐皱着眉头,低声道:“说好的埋伏呢?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看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鬼面狐指着背对他们的两女:“她们明明看的是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种事?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又倒退回了密林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缩回灌木的同时,两女面对的方向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伪装失败了么...真是敏感呐。”

    灌木里的姜律眼睛一瞪:“他特么怎么学我说话啊?”

    “小声点!”

    这时,成熟女人轻蔑地捏起了鼻子:“黑玉的臭味,隔着老远就闻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玉?”姜律不解地看向鬼面狐。

    鬼面狐听到这个词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:“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“所以黑玉到底是什么?黑丝玉足?那确实滂臭。”姜律主打一个求知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个解释起来有些复杂,你只用知道他们一定是敌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场间的对峙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黑玉怎么你了?”少年满脸怨毒地质问。

    成熟女人却没有回答的意思,只是问道:“说吧,你们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人拦住了还想说话的少年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我们需要你们手上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成熟女人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老人看上去道貌岸然,说起话来却是一等一的难听:“两位美人莫要不识好歹,我这位小兄弟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有些爱好怕你们承受不住,呵呵,奉劝你们还是乖乖交出线索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两女和隐藏在暗处的姜律二人都是脸色一变,几乎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“下流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“黑玉的人越来越猖獗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讲话好委婉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