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31章 真正的太监组织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info
    “人哪能不死?人哪能万岁?”

    朱元璋倒是看开了,也不怕死亡,哈哈大笑道:“咱都这个年纪了,再活下去,不就是老王八?咱可不能当王八,再说了,天下能有当了几十年还不登基的皇太孙?”

    他甚至还有一种,要禅让给朱炫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不过,朱元璋又清楚朱炫的想法,不会轻易接受禅让,毕竟当了皇帝,对朱炫而言也是有很多限制,他知道朱炫现在还不想当皇帝。

    “只要皇爷爷能万岁,孙儿一辈子当皇太孙都没所谓。”朱炫低下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咱知道乖孙的孝心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标儿死了之后,他还能意外地得到一个那么好的孙儿,不仅把大明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,还如此孝顺,比标儿还要孝顺。

    “咱的皇陵,就两个字,简陋!”

    朱元璋淡淡道:“咱们大明现在是有钱了,但也不能乱花钱,将来咱死了,一切从简,真的不要折腾那么多,劳民伤财,咱修筑这个皇陵,当时觉得很气派,但到了现在就有些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了这里,他抬起头打量自己的皇陵。

    云奇站在身边,打开手电筒为朱元璋照明。

    不仅朱炫哭了,云奇也哭了。

    云奇眼圈通红,一边提着手电筒,又一边照明,再看着朱元璋。

    “现在咱就想,如果把当时修筑皇陵的钱,用来帮助百姓,一定能帮很多百姓啊!”

    朱元璋又道。

    朱炫安慰道:“皇爷爷功劳之大,一座皇陵,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摆手道:“不,正因为功劳大,更应该朴素一些,秦始皇统一华夏,但修筑皇陵岂不是加速了大秦的灭亡?秦废除的活人陪葬,没想到又让咱捡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,朱炫不知道如何评价。

    是非功过,留给后人来评,他不做评价,现在只是安慰。

    “咱说的话,乖孙记住了吧?”

    朱元璋又道。

    朱炫点头道:“孙儿记住了,孙儿知道应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朱元璋把应该吩咐的身后事,全部吩咐完了,又道:“咱还有一事,咱知道你最近,让侯显去折腾一批太监,对吧?”

    这件事,皇爷爷也知道了?

    朱炫听了先是一怔,但是点了点头承认道:“是的,孙儿知道锦衣卫也有局限,再者锦衣卫的权力太大了,但权力小点又不行,需要互相制衡!”

    朱元璋欣慰道:“你能想到这一点,这是很好的!你说的也没错,制衡两个字特别重要,云奇!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!”

    云奇低下头道。

    朱元璋说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把手下的所有暗线,都交给侯显,好像侯显还是你的干儿子吧?”

    云奇连连点头道:“回陛下,是的!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爷爷!”

    朱炫本担心朱元璋会反对,甚至提出各种不好的想法,让他别这样做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皇爷爷把自己的那些太监交出来。

    朱炫可以想象,云奇跟在朱元璋身边那么多年,经营出来的太监暗线肯定很多,说不定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藩王联盟等事情,云奇是否查出来了,不过以云奇对朱元璋的了解,就算查出来,可能也不敢乱说,这不是故意欺君,而是真心想为朱元璋好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朱元璋满脸慈爱地拍了拍朱炫的手臂,又道:“咱做了那么多,都是为了你,现在吩咐下去了,只要你想当皇帝,也就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朱炫摇头道:“现在的大明皇帝,只能是皇爷爷,孙儿还没有这个资格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说道:“不,你有!比咱更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朱炫依旧否认道:“孙儿这辈子,都比不上皇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朱元璋朗声笑了,不过笑容多少有点苦涩,有了几分英雄末路的感觉,过去拍了拍郭惠妃的棺材,又道:“郭惠,和妹子等咱,相信过不了多久,咱就能去见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,他又说道:“乖孙,等会去你爹那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朱炫自然会拜祭自己的父亲,都来了这里,不可能不拜祭。

    素未谋面的父亲,听起来很陌生,去看一看还是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离开了皇陵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

    朱椿他们同时说道。

    朱元璋微微点头,再转身往朱标的孝陵走去,又道:“封门吧!”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皇陵的石门,再一次被封闭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陪郭惠,咱去看看标儿。”朱元璋道。

    朱椿等人继续跪在皇陵前面,哭得停不下来,朱炫见了也有些悲伤,但生老病死,无论谁来了都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好像唯一能改变的人,就是张三丰那个老道,也不知道现在的张三丰怎么了,好像比朱炫认知当中的活得还要久。

    “张三丰在这个位面,就是个异类。”

    朱炫心里暗叹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,来到了朱标的陵墓之前。

    朱标和敬懿太子妃常氏,都在这里面,朱炫给他们磕头了。

    “乖孙的母亲,咱实在找不回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母族那边,也就几个孤坟,好多年前咱让人把他们重新安葬。”

    “由于没有尸体,进不了皇陵。”

    “乖孙当上皇太孙之后,咱为你的母妃,立了一个衣冠冢,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朱元璋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朱炫从来没听说过,原来皇爷爷私底下,还为自己做过那么多事情,只是母亲对他来说,同样相当陌生。

    “孙儿母妃,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,怎能进入孝陵呢?”

    朱炫摇头道。

    朱元璋笑道:“现在乖孙是皇太孙,她的身份不再普通,乖孙再磕头吧!”

    朱炫跪下来,又给朱标、常氏和自己母妃的衣冠冢磕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当年的吕氏,把自己母亲的尸体置于何处,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,他不会再计较。

    其实吕氏的下场,也好不到哪里。

    早就被老朱扬了!

    也不怪朱允炆、朱允熙他们如此反叛,实在是连吕氏的尸骨都找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回去吧!”

    朱元璋淡淡道:“不要因为咱和郭惠的事情,耽误了整个大明的朝政,现在大明的胆子,落在你的肩膀上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明白了!”

    朱炫点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