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7章 纪雨泽发病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info
    这样顶级品牌的衣服,能和纪软软在半年的时间里就住在一起,没有别人,只有周锦安!

    封砚修突然有些头重脚轻,急怒之下,差点没站稳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他有一万种方法让那人消失,可是周锦安不一样,他要是敢明着动周锦安,纪软软能和他拼命!

    他和纪软软之间,因为这个该死的姓周的,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强烈冲突。

    这个姓周的,不是在国外吗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张婶儿夸张的声音,“哇,这里怎么堆了一大堆礼品盒子,还全是高档货!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,这么多好货啊,看来软丫头家里是来客人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来的客人呢,为什么我没看到?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,都一天一夜没回家了,这是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封砚修出了房间,看到墙角的沙发上,的确堆了很多礼品盒子。

    他脸色很难看,沉声道:“张婶儿,你不是有软软的电话吗,请你给她打个电话,问一下她现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别告诉她家里来客人了,我想给她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马上去办!”

    平县第一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纪软软从急救室出来,脸色白得像纸一样。

    她死死的捏着手中的报告单,靠着墙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医生的话仿佛还在她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以前做过心脏移植手术?”

    “按理说,四五年过去了,移植过来的心脏不应该再出问题了,可是,还是出现了严重排异反应,这有点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一时半会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源,就算有,手术也很难进行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二次心脏手术,国内最顶尖的专家只怕也不敢接!”

    “我们小县城做不了这种手术,你们要是想做手术,赶紧找心脏源,联系医生,考虑转院吧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劝你们还是早点准备后事吧,这是一个无底洞,手术成功率很低的,而且,一时半会儿,上哪找心脏源?”

    “这么和你说吧,我们国内还没有二次成功的案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软软慢慢的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走廊的冰冷的风从四面八方灌过来,将她狠狠凌迟,再推入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麻绳专挑细处断,厄运总找苦命人!

    她不明白,她已经过得这样艰难了,为什么命运还是不肯放过她?

    是不是只有她死了,一切才会平息?

    她已经没有眼泪了,只有麻木空洞的眼神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周锦安出现在走廊上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的纪软软,他赶紧上前,把手中刚买的热牛奶塞到她手里,“捧着,还是热,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扶着纪软软坐到了椅子上,“怎么坐在地上了?是不是没休息好?”

    纪软软摇了摇头,抓紧了手中的报告单。

    周锦安拿过她手中皱巴巴的报告单,脸色一下就变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缓缓道,“没事的,会有解决办法的,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好办,大不了我请国外的朋友回来主刀,现在首要就是找到心脏源,我马上去联系朋友,请他们帮我们留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要站起来打电话。

    纪软软拉住了他的衣服,“别打了,没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锦安还没转身,她突然抱住了他,脸埋进了他的衬衣里。

    滚烫的眼泪飞速晕湿了周锦安的衣服,在这冰冷的冬天的早上,格外烫人。

    周锦安心如刀割,转身半跪在地上,紧紧的抱住了纪软软。

    像哄小孩一样拍着她的背轻哄道:“有用的,总要试一试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想哭就哭出来,剩下的交给我,总会有办法的……”

    纪软软紧紧的抓着他的衬衣,就像抓着这世界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她知道几率很低,也知道周锦安多半只是在安慰她,可是,她无法不去幻想,她的弟弟还有救。

    这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!

    过了许久,纪软软平静了一些,松开了周锦安。

    看着他身上被眼泪晕湿的衣服,她低声道:“对不起,刚才有些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周锦安握住她的手,“软软,不要这么见外,我们的关系不应该这么生疏。”

    纪软软抽回自己的手,“你的外套在家里没有拿上,医院里有空调还好点,去外面很冷的,别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锦安道:“没事,我已经让助手去买了,一会儿就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“转院吧,这里的医疗设施跟不上,最少也要转到省上去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“要不然,回京市吧,在那边我更方便一些,不管是医生还是技术都更好,也更利于找到更加匹配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这一次,我不会再退缩,整个周家都是我的后盾,他封家再强,也没有办法把我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我们就出国,我在北美那边混得还可以,国外的疗养院和技术,会更好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纪软软打断了周锦安,“锦……周大哥,我已经很麻烦你了,雨泽的这个病,一时半会儿不会有转机,就算能请到最好的医生,可是没有匹配的心脏源,也是没有办法的,我不想他再在各大医院辗转了,就在这里吧,等找到合适的心脏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抠住了掌心,低头道:“我钱不够,能不能找你借点钱,我以后会还的。”

    周锦安苦笑一声,“软软,你非要和我这么生疏吗?”

    他揉揉她的头发,温柔的道:“钱的事别担心,你现在只管好好陪着雨泽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突然惊慌的抱住了纪软软,“医生,医生!”

    可能是过于疲劳,又长期营养不.良,纪软软晕倒了。

    医生检查过后,说是没有什么问题,只是要注意休息和多吃东西,便让周锦安把纪软软抱去休息室。

    周锦安这才发现纪软软手脚都是冰凉的,身上的衣服也很单薄,那羽绒服都没有什么含绒量,一点也不保暖。

    他赶紧把刚买来的羽绒服外套搭在纪软软身上,才抱着她往休息室走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的时候,没忍住在纪软软发间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落入了拐角处,一双阴鸷到极致的眼睛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