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8章 玄阴玄阳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info
    此时,茶楼中。

    已是只剩下杜岳一人,他缓缓喝茶,静坐,目光平静的望向不远处的风家医院。

    李仲,没出来。

    风家,也没有乱。

    他将茶杯放在了桌上,目光微闪。

    失败了。

    他心底泛起些许躁动的心绪,抓起手机,起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,他突然脚步一僵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坐着一个美妇人。

    这里本该只有他一人的,但美妇人却在这喝茶,娴雅,幽静,但却仿佛是这里的主人,望着杜岳。

    她已经在这里坐了有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杜岳沉默片刻,露出自然又不失恭敬的笑容说道:“我杜岳何德何能,劳烦夫人大驾光临,让老祖知道,会骂我不知礼数的。”

    他背后却在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风夫人没说话,只是看着他,目光幽深如星空浩瀚,令人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“您是为李仲的事而来吧?”

    杜岳恭敬的站着,不敢坐,深叹一口气说道:“听说了,他在暗害风烈,看来,他居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杜家的错,我杜家会一力承担,展开一场大清洗,给您,给风家,给整个云州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茶水在冒着袅袅热气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热气,还是因为别的,杜岳额头渐渐冒出一点汗水。

    风夫人没有言语,放在茶杯盖子上的手指,轻轻点着。

    一下一下,带有特殊的韵律,声音不大。

    但在寂静到落针可闻的茶楼中,却有点明显。

    杜岳口中越来越干涩,他身为八品天境,站在那里,却脸色苍白,手脚发麻。

    精炼如金刚般的身躯在摇摇欲坠,口中泛起腥甜,身躯在微微颤抖,突然微颤,扶住桌子。

    杯子一抖,溅出茶水。

    敲打桌面的声音,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杜岳大口喘着粗气,目光惊恐的望着风夫人,露出哀求之色。

    但风夫人不曾在意他,只是看到了那飞溅出的茶水,目光有点莫名。

    然后想了想,继续说出第一句话:“继续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走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饶命,我保证!我杜家会彻查此事!”

    杜岳冲着风夫人的背影,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风夫人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而当她走出茶楼的那一刻,杜岳突然扶住桌子,大口吐血,竟还混合着一些内脏碎片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脸色苍白的起身,虚弱无力至极,浑身已经被冷汗打湿,无力的坐下,目无焦距。

    这时,突然一个电话响起,声音焦急的说道:“家主,杜三爷死于闹市!”

    瞬间,杜岳目光惊恐,立刻挂断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码:“老祖,风夫人杀了杜三,将我重伤!”

    “她,她是不是怀疑咱们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响起一个苍老却有力的声音:“她在试探咱们,若咱们反击,反而做贼心虚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,忍耐一个月!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后,云州将天翻地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岳想到了很多很多种风夫人来此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,风夫人此来,只是为了完成某人的一句玩笑话。

    她离开,也是因为发现某人已经做出了一些动作,让她不方便再插手。

    而当风夫人走出茶楼后。

    风律早就等在一辆豪车旁,他连忙给风夫人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然后亲自开车,目光看向后视镜中的风夫人,小心说道:“杀一个人而已,交代我一声就是了,何必您亲自动手,有失身份啊。”

    风夫人想起什么,笑了笑说道:“答应人家的事,不要假手于人。”

    是谁让风夫人答应下这有失身份的事的?

    风律一惊,但他也不敢多问,只是小心说道:“家主听说您杀了杜三,想问问你是不是发现了杜家真是殒巅六道?要跟杜家开战?”

    “是的话,他会跟您请罪,没看出杜家的问题,引狼入室,他会引咎辞去家主之位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风夫人的出动,让风飞白慌得够呛,在他眼中,这是风夫人不满他的能力,于是选择越过他亲自处理一些事。

    说到这,风律脸色凝重的说道:“杜家可真是殒巅六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风夫人目光望向窗外,不怎么在意的说道:“重要的是,有人要他们死……”

    当年自己一时之气,使得自己跟那人分崩离析,用尽各种手段都不能让他出来一见。

    现在气消了,再见到他的传人,也该好好补偿一番。

    风律震惊,捏住方向盘的双手都有点出汗。

    云州……

    这到底是来了个什么大人物啊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林阳却不知道,因为他的一句玩笑话,死了一个六品天境。

    重伤了一个八品天境,顺带让云州第一家族的族长,慌乱不安,险些辞去家主之位。

    此刻,他在忙着检验风沧铃的口才。

    “什么,杜家家主,杜岳也是殒巅六道?”风沧铃大吃一惊!

    林阳倒吸一口凉气:“别说话,有齿感。”

    就在风沧铃继续忙碌的时候。

    林阳皱眉说道:“殒巅六道就像是蟑螂,当你发现一只的时候,其实代表已经有了一群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经发现了规律,殒巅六道最喜欢的套路,就是先把持住一个家族的最高位置。

    然后自然方便发展下线……

    看来以后但凡是位高权重的人,都得注意一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注意到了风沧铃那白皙美丽的身躯,心中火气顿时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累坏了吧?都还没吃晚饭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风沧铃笑着微微摇头,动作不敢大了,只是觉得心上人很贴心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风沧铃瞪大眼睛,大吃一精。

    她无语的擦拭嘴巴:“你得好好修炼了,我总觉得我耽误了你修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饿吗?”林阳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饱了。”风沧铃翻了个好看的白眼。

    但林阳还没吃饱,可这时,他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又是杜然!

    每次都是这家伙当电灯泡!

    林阳真想捶死这王八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林阳黑着脸接起电话,指了指自己的弟弟,让风沧铃不要勤俭节约,不能浪费粮食。

    “老大不好了!”

    林阳习惯了,这家伙每次开场都是这句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愣住。

    “杜家一个六品天境被杀!这必定是风家动手,除了他们,也没人敢在云城这么大张旗鼓的杀杜家的天境。”

    林阳有点幸灾乐祸:“恶人自有恶人磨啊,是李仲开口了?”

    但接下来,杜然却疑惑说道:“不清楚,但杜家没什么反应,应该是在表示自己的清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,老大,韦青帝要来了!”

    这家伙简直跟每日晚报似的,各种事都要跟林阳通报一番,林阳有点不耐烦:“关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现在自己正在运动呢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能大意,我觉得这次武道大会没那么简单啊……”

    杜然却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除了他之外,还有一个年轻高手来到云城,韦青帝已经力压当世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那神秘高手驾临之后,却径直去找韦青帝,两人没有打斗,关起门来坐而论道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足足半天时间才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胜负如何,只是韦青帝放言,他未曾跟此人开决战前,谁敢说韦青帝是同辈第一,他去杀谁。”

    “挺有逼格。”林阳无所谓,继续运动:“那人叫什么名次?”

    “叫……林神霄。”

    林阳动作突然停下了,目光空前的锐利。

    风沧铃疑惑的看了林阳一眼。

    片刻后,林阳淡淡说道:“他何时会再出现?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。”杜然说道:“风家会在明天举办一场天才聚会,其实是专门为这两人设立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趋之若鹜,都要去看看两位绝世天骄……”

    林阳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风沧铃摸了一把嘴巴,疑惑说道:“你跟那个林神霄有仇?”

    她察觉到了林阳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仇,看来,他已经是天境啊……”林阳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天境?!”

    风沧铃脸色一变,担忧的说道:“能不能以后再报仇,你现在修为不够,努力修炼个几年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得努力修炼……”林阳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风沧铃欣慰一笑,这些天她跟林阳颠鸾倒凤,真怕让林阳沉湎于温柔乡,耽误了修炼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林阳却直接给她扑倒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就要努力修炼。”

    林阳很严肃。

    阴阳交合,玄阳玄阴,这修炼速度可是很快的……

    此刻外面天色渐晚,屋子里,春色渐浓,阳气鼎盛!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林阳准时帮风沧铃吃了早饭,就驱车向着风家而去。

    而随着两位绝世天骄的事迹出现,整个云城,也越发的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风家摆出了隆重规格,据说是风夫人亲自安排,要迎接一位贵客。

    以白玉铺路,黄金点缀,在自己的花园中,造就出一场琼林宴!

    琼林,乃古代状元的宴席。

    但风夫人却明言,她只是要迎接一位贵客……

    这让众人猜测纷纷,风夫人也许是想借着这场宴席,让两位天骄一较长短?

    却没人提及,唯有在武道大会中夺魁之人,才是状元……

    而武道大会也到了白热化阶段,两位天骄自然不会下场,只是观礼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没人再将武道大会的魁首,跟两位天骄相提并论,武道大会,也只算是为两位天骄的宴席助兴而已?

    这天一早,林阳踏着朝阳,携美丽无双的风沧铃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