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来刀我啊!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info
    Epistemic injustice指认识论形式上的不公正,通常有两种表现形态,分别为testimonial injustice and hermeneutical injustice. Epistemic injustices relating to the categories of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that law and public policy sanctions.进一步来说,土著人民与西方科学家的根本冲突源于思想体系的差异,尤其是对自然的理解,这样的差异严重影响公共政策的形成,并且可能造成各种形式上的不平等。由于西方世界难以理解土著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,所以他们也很难去看见、理解、衡量土著人所受到的伤害,因此也无法用现有的法律制度弥补伤害。

    Testimonial injustice是一种形式的epistemic injustice,可以被理解为个体作为知识提供者所受到的不平等对待,这种对待通常源于身份障碍。更具体一点说,是以一个人的身份来判断这个人说的话可不可信。西方世界已经形成了一套系统的testimonial injustice,例如了解某个部落文化的专家证人往往都不是那个部落的成员,而是一个上过西方大学、拿到学位证的人,而部落成员反而没有所谓的专家对自己的文化更有诠释权。

    Hermeneutical injustice是个体作为社会理解的主体所受到的不平等,这种不平等主要来源于某个群体在结构上有所偏见,理解不了其他的群体所受到的苦难,例如西方世界的人很难理解“破坏了传统生活方式”对土著人的概念,因此他们无法衡量“文化损害”的价值。正因为用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很难衡量非物质的伤害,所以很多土著人精神上受到的苦难被隐藏,而物质上受到的苦难也被西方社会理解为精神上的苦难,例如“传统的生活方式被破坏。”此外,西方社会也无法衡量一些物品被土著人赋予的价值,就如同他们重新为某些地方起名而不在乎这里已经有土著名字一样。而这些文化上的损失和忽视是无法被法律衡量的。

    Epistemic injustice指认识论形式上的不公正,通常有两种表现形态,分别为testimonial injustice and hermeneutical injustice. Epistemic injustices relating to the categories of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that law and public policy sanctions.进一步来说,土著人民与西方科学家的根本冲突源于思想体系的差异,尤其是对自然的理解,这样的差异严重影响公共政策的形成,并且可能造成各种形式上的不平等。由于西方世界难以理解土著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,所以他们也很难去看见、理解、衡量土著人所受到的伤害,因此也无法用现有的法律制度弥补伤害。

    Testimonial injustice是一种形式的epistemic injustice,可以被理解为个体作为知识提供者所受到的不平等对待,这种对待通常源于身份障碍。更具体一点说,是以一个人的身份来判断这个人说的话可不可信。西方世界已经形成了一套系统的testimonial injustice,例如了解某个部落文化的专家证人往往都不是那个部落的成员,而是一个上过西方大学、拿到学位证的人,而部落成员反而没有所谓的专家对自己的文化更有诠释权。

    Hermeneutical injustice是个体作为社会理解的主体所受到的不平等,这种不平等主要来源于某个群体在结构上有所偏见,理解不了其他的群体所受到的苦难,例如西方世界的人很难理解“破坏了传统生活方式”对土著人的概念,因此他们无法衡量“文化损害”的价值。正因为用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很难衡量非物质的伤害,所以很多土著人精神上受到的苦难被隐藏,而物质上受到的苦难也被西方社会理解为精神上的苦难,例如“传统的生活方式被破坏。”此外,西方社会也无法衡量一些物品被土著人赋予的价值,就如同他们重新为某些地方起名而不在乎这里已经有土著名字一样。而这些文化上的损失和忽视是无法被法律衡量的。

    Epistemic injustice指认识论形式上的不公正,通常有两种表现形态,分别为testimonial injustice and hermeneutical injustice. Epistemic injustices relating to the categories of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that law and public policy sanctions.进一步来说,土著人民与西方科学家的根本冲突源于思想体系的差异,尤其是对自然的理解,这样的差异严重影响公共政策的形成,并且可能造成各种形式上的不平等。由于西方世界难以理解土著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,所以他们也很难去看见、理解、衡量土著人所受到的伤害,因此也无法用现有的法律制度弥补伤害。

    Testimonial injustice是一种形式的epistemic injustice,可以被理解为个体作为知识提供者所受到的不平等对待,这种对待通常源于身份障碍。更具体一点说,是以一个人的身份来判断这个人说的话可不可信。西方世界已经形成了一套系统的testimonial injustice,例如了解某个部落文化的专家证人往往都不是那个部落的成员,而是一个上过西方大学、拿到学位证的人,而部落成员反而没有所谓的专家对自己的文化更有诠释权。

    Hermeneutical injustice是个体作为社会理解的主体所受到的不平等,这种不平等主要来源于某个群体在结构上有所偏见,理解不了其他的群体所受到的苦难,例如西方世界的人很难理解“破坏了传统生活方式”对土著人的概念,因此他们无法衡量“文化损害”的价值。正因为用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很难衡量非物质的伤害,所以很多土著人精神上受到的苦难被隐藏,而物质上受到的苦难也被西方社会理解为精神上的苦难,例如“传统的生活方式被破坏。”此外,西方社会也无法衡量一些物品被土著人赋予的价值,就如同他们重新为某些地方起名而不在乎这里已经有土著名字一样。而这些文化上的损失和忽视是无法被法律衡量的。

    Epistemic injustice指认识论形式上的不公正,通常有两种表现形态,分别为testimonial injustice and hermeneutical injustice. Epistemic injustices relating to the categories of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that law and public policy sanctions.进一步来说,土著人民与西方科学家的根本冲突源于思想体系的差异,尤其是对自然的理解,这样的差异严重影响公共政策的形成,并且可能造成各种形式上的不平等。由于西方世界难以理解土著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,所以他们也很难去看见、理解、衡量土著人所受到的伤害,因此也无法用现有的法律制度弥补伤害。

    Testimonial injustice是一种形式的epistemic injustice,可以被理解为个体作为知识提供者所受到的不平等对待,这种对待通常源于身份障碍。更具体一点说,是以一个人的身份来判断这个人说的话可不可信。西方世界已经形成了一套系统的testimonial injustice,例如了解某个部落文化的专家证人往往都不是那个部落的成员,而是一个上过西方大学、拿到学位证的人,而部落成员反而没有所谓的专家对自己的文化更有诠释权。

    Hermeneutical injustice是个体作为社会理解的主体所受到的不平等,这种不平等主要来源于某个群体在结构上有所偏见,理解不了其他的群体所受到的苦难,例如西方世界的人很难理解“破坏了传统生活方式”对土著人的概念,因此他们无法衡量“文化损害”的价值。正因为用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很难衡量非物质的伤害,所以很多土著人精神上受到的苦难被隐藏,而物质上受到的苦难也被西方社会理解为精神上的苦难,例如“传统的生活方式被破坏。”此外,西方社会也无法衡量一些物品被土著人赋予的价值,就如同他们重新为某些地方起名而不在乎这里已经有土著名字一样。而这些文化上的损失和忽视是无法被法律衡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