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你才是鬼!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info
    “所以,这鬼练家子盯上我,也盯上了我的家人,他想要套取我的武学?”

    陆纯目如火炬,横扫四处,只感到一股熟悉的阴影笼罩心头。

    那鬼域控制范围中,似乎有骇然的眼眸在死死的盯着他……

    陆纯静静的站在原地,许久许久,拥有鬼域的他,终于能够感到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最终,也只是转头。

    回去再说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快马加鞭,停留在了陆家的门前,从中走下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“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年纪不大,太阳穴微微鼓起,眉毛粗密,双目有神。

    他抬头目光一扫,看到陆家牌匾,口里喃喃道,“这陆兄可不简单,陆兄还相中我妹妹,我必须提前见一见陆兄。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燕子昂。

    说罢,他大步上前。

    护卫连忙阻拦,询问,听闻是燕家公子哥,来找陆纯,亲自带入陆府客厅。

    有丫鬟下人,捧上热茶招呼。

    “陆兄!”

    燕子昂在陆府四处张望,很快就见到了陆纯,从一座假山旁走出,走来,他一拍脑袋说道,“陆兄,我登门拜访,来的太急了,却忘了备礼,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燕兄!”

    陆纯一笑,走来说道,“燕兄来的正好,你前天借我的秘籍,我回来就开始修炼,有几个问题正想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到前院探讨武学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陆兄一心想着武学,真是上心,好,我们借一步探讨武学。”燕子昂毫不吝啬的夸赞。

    可就在陆纯转身之时,他猛然拔出腰间的配刀,狠狠的劈向陆纯。

    “鬼祟,我一眼看出你不是人!”他喝道,“陆兄已经说了,我根本没有借他秘籍,况且陆兄一直都喊我子昂兄,可不叫我燕兄,他神色也没有这么生硬,死,给我死!”

    哧!

    燕子昂双手捂刀,由下而上,倒挂壁起,如镜面般光滑的大刀,散发出阵阵金色。

    撕拉!

    转身背对着他的“陆纯”,整个人被大刀撕裂,没有血肉横飞,没有血水飞溅的画面,从头顶到腰尾,开裂的切口如此的光滑。

    不仅仅于此,被大刀撕裂的还有整个画面,整个画面都像是一张纸,撕拉的一声被撕裂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燕子昂好像猛虎出笼,从裂缝中冲出,半膝跪地,刀尖杵地支撑着,大口的喘着粗气,说道,“好在我带上了我燕家的这把刀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这刀太耗力气,一刀就用了我全身的力气,不过也好,鬼练家子是吧,休想再用鬼域骗我!”

    他抬头,感到陆家护卫投来一道道诧异的目光,左右看了看,他还在陆家的门前,还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刚才进入其中,遇见陆纯的一幕幕,显然都是鬼练家子的鬼域。

    他燕家的远山商行刚出远门,知道鬼练家子。

    自从在四方楼里,陆纯提醒之后,他就意识到,他也被鬼练家子盯上,会陷入层层假象。

    他调整呼吸,收起大刀,再次微微拱手,请见陆纯,也再次被请入陆府之中。

    “子昂兄来了?”

    陆纯皱眉,正为李伯的失踪头痛着呢,刚回到房里,就听到敲门声。

    明月前去开门询问,回头说道,“少爷,有个叫做燕子昂的公子求见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陆纯出门,来到客厅,抬头一看,可不就是燕子昂,微微招手,让跟随而来的明月倒上茶水,问道,“子昂兄,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?”

    陆纯心有疑惑,难道是和他燕家大小姐的事情?这鬼练家子不厚道,在假象鬼域里,说他相中了别人。

    可听说对方丑陋,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“陆兄。”

    燕子昂拿起一杯茶,豪爽的喝进肚中,一脸认真说道,“我可是在四方楼听说了,你已经是初境,实不相瞒,我也是初境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从我燕家的醉居楼,买了两本秘籍,不知修炼的如何了,我当初没练,可否借我练练?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。”陆纯一笑,“那么子昂兄,我们借一步说话,到前院去探讨武学内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陆兄爽快。”燕子昂转头,往门口走去,就在他转头刹那,陆纯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大喝一声,脱枪为拳。

    虎啸空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刚猛的纯阳内力,透过拳头打出,狠狠的砸在燕子昂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纯阳内力疯狂催动,至刚至阳,从他的后脑渗入,砰的炸开。

    伴随着陆纯的呢喃,“处处带着古怪,一看就知你不是人,给我死!”

    嘭!咔嚓!

    燕子昂的整个头都被打爆,整个画面更像是玻璃破碎,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缝。

    旋即,一把破碎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鬼域?”

    陆纯眼睛一花,发现他仍然在房间门口,一切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。”明月从房间里走出,疑惑问道,“少爷什么时候到外头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问。”陆纯一摆手,脸色阴沉,不愿多说,想不到这鬼练家子的鬼域,悄然笼罩着他。

    正想转头,一名年轻的下人跑来,说道,“大少爷,有一位叫做燕子昂的公子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又来?”陆纯神色平静,不知这次是不是鬼练家子的鬼域,却还是点头,“嗯,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远远走去,仍然是客厅,刚才就上演了一次,一切是那么熟悉。

    “子昂兄?”

    陆纯远远地笑着,走上前去,大刀早已拔出,就藏在身后,说道,“子昂兄,你此行来访,不会是想要请问我内功秘籍吧?”

    “陆兄?”

    燕子昂也是面带笑容,迎面走来,仿佛多年不见的挚友,笑容如此灿烂,他倒是没有拿刀,不过他背后的那只手,汇聚了澎湃的内力,青筋暴涨,心里凶狠默念着,他练了十年的金刚掌,一会就拍死你。

    口里却嘿嘿笑着说道,“陆兄,你一定想要向我讨教武学。”

    一步步走近。

    相隔两步,两人同时脸色变得凶悍。

  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踏步,运气,出刀,陆纯的正仪刀法从侧面撩出,眼看要将燕子昂拦腰斩断,凶悍的脸上,还在嘿嘿笑着,“子昂兄,我招待不周了!”

    “死吧!!”

    燕子昂早就将那内力灌注金刚掌,收在背后,内功运转到极致,一把挥出,半路截发在刀背上。

    他手一震,差点断了,只好拿出他家的圣刀,发出金铁交鸣声,此刀显然不简单,竟然能和陆纯交手,他同时也在说道,“陆兄,你太客气!”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两道身影,交错而过,眼中都有凶横,却都面带笑意。